抛光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抛光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个东莞工厂主的救赎-(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09 16:47:43 阅读: 来源:抛光膏厂家

2009年1月6日,金卧牛债务重整方案通过裁定,这家在东莞50强企业排名第13位的企业,止步在破产的悬崖边缘——在广东去年陷入困境的近万家企业中,金卧牛是主动申请债务重整并终获成功的唯一一家。

作为行业全球五强之一、沃尔玛全球最大烧烤炉供应商的金卧牛成功进行债务重整,不仅为广东数万家类似企业树立了一个样本,让它们从中看到重新出发的新路标,更为数万名企业家如何在危机下寻求“诚信为本、以义取利”的中国式救赎,提供了一个坐标。

祝善保从公司大门出来,偌大的厂区看不见几个人影。天有些阴霾,一缕阳光穿透云层,打在他的身上,祝边走边说,“金卧牛终于‘起死回生’。”

来自东莞中级人民法院的最新消息,2009年1月6日,在东莞民企50强中排名13的金卧牛实业有限公司债务重整方案通过裁定,三日左右送达该公司。这家曾是沃尔玛烧烤炉全球最大的供应商几经努力,止步在破产的悬崖边缘—在广东去年关闭的近万家企业中,金卧牛是主动申请债务重整并终获成功的唯一一家。

2009年1月7日下午,东莞清溪镇谢坑管理区金卧牛总部。“我总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现年54岁的金卧牛董事长祝善保身材瘦癯,眼睛有些血丝,略显疲惫,他右手对着空空荡荡的厂区一挥说,“金卧牛终于保住了,春节后4月份正式复工,工人们还是会回来的。”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对于祝来说,刚刚过去的10个月,或许比他“下海”打拼的16年更为漫长。去年3月,金卧牛宣布停产,资产负债率高达95%,濒临破产边缘。祝善保因拖欠员工工资、欠供应商货款、欠银行贷款、欠税曾一度失踪。始建于1992年的金卧牛,旗下至少有7个工厂,两间贸易公司,最辉煌时拥有员工约4200人,年产值逾10亿元。

祝最终还是选择直面债权人,走上自我救赎之途。自2008年5月始,他的每一天变得漫长而煎熬—协商,谈判,引资,向法院递交重整申请。几经周折和反复,该年12月3日,重整方案获300多名债权人通过,票数高达91.8%。

寒流

去年春节之前,尽管大洋彼岸的颤动已远非蝴蝶振翅膀般简单,祝仍侥幸觉得危机离自己似乎还很遥远。不幸几个月后,美国次贷危机的“病毒”开始侵蚀实体经济,加工贸易重镇东莞沦为重灾区。

2008年3月,金卧牛全面停产。曾为东莞清溪镇最大纳税户,拥有“广东省先进民营企业”、“广东省文明经营户”、“广东省模范纳税户”等诸多光环的金卧牛,是沃尔玛烧烤炉全球最大供应商,所占份额高达60%。

“我们跟了祝善保10多年,却连工资都领不到了。”4月8日上午,金卧牛的一名高管和几十名中高层人员来到清溪镇政府,为自己讨要拖欠数额高达数万元的工资,180位管理人员欠薪总额多达800多万元。

留守善后的卢玛禄,原本只是普通行政管理人员,工厂停产一个月后,他被火线任命为金卧牛总经理,其工资从2006年10月12日也开始被拖欠。“2006年起,工人们就很少按时拿到工资,这也预示着企业的业绩开始走下坡路。”

负责破产企业清算执行的东莞中院副局长陈学坚和同事们,也明显感受到了出口企业的危机。“去年光我们中院受理的破产案子,就有10多宗。”

讨薪事件背后,是金卧牛陷入严重债务危机的苦难现实—从2006年开始,金卧牛已摊上超过100件债务官司,债权人涵盖了钢板、包装品、印刷、油漆等行业的供应商。

整个2007年至今,东莞市地税局每季度公布一次的欠税公告上,金卧牛都赫然在列,欠税近1000万元。2008年11月2日,金卧牛拖欠地方税收近800万元,是东莞地税局该次曝光的9家企业中欠税最多的。耐人寻味的是,金卧牛在2002、2003年连续名列东莞市纳税排行榜第三名。

作为一家出口型民营企业,金卧牛最鼎盛的时期是2004年前后,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麻烦接踵而至,“一年大概要亏5000万到7000万,因此在2008年春节后,公司处于半停产或停产状况。”祝善保说。

但始料未及的是,停产又引来一个大难题。包括广东发展银行和兴业银行在内,目前金卧牛单银行债务一块,预计已超过5000万元。加上拖欠供货商的资金约3亿元,总体债务应该接近4亿元。

12月29日,沉寂许久的祝善保在广州首次直面媒体,在时代周报记者面前,语气坦诚似乎又有些无奈,“做烧烤炉100%要靠外销,主要集中在欧美市场。人民币升值直接导致我们利润率严重下滑,从12%直落到3%-5%。烧烤炉不是高科技产品,国家政策也不支持资源型产品出口,出口退税率从13%一下降到5%,损失差不多又有7000万元。”

同时,祝也开始反思自身的问题,“由于内部体制问题导致管理不善,成本增大,未能科学预算资金盲目接单,从而造成流动资金严重不足的局面。”

最大的困难还是原材料涨价。“钢材价格的大涨使金卧牛在2005年遭遇重创”,祝善保说,烧烤炉用的是五金冷轧板,当年初接了1.4亿美元的订单,需要7万吨钢材,时价4900元/吨,仅仅几个月,就飙升到7800元/吨,但价格早已签在合同中无法调整,“直接损失差不多有3.4亿元。”

国内出口企业的产品定价,通常是提前一年就已确定。由于与沃尔玛等客户的收款期为3个月,这期间的人民币兑美元升值,导致金卧牛汇兑损失高达9000万元。“为了争夺海外订单,企业不得不承担汇率变动、原料价格上涨等风险。”谈及金卧牛等出口型企业,中国三星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许李彦不无同情地说。

而雪上加霜的是,除了银行要求提前还贷,供应商也将季度结算改为现金结算,导致其资金链愈加脆弱。“这些因素造成损失有三四亿元。”

此外,由于订单增加,生产能力必须配套,近年来金卧牛成倍扩张,固定资产投资比例过大,公司总资产90%是固定资产,无法迅速变现,流动资金只有10%左右。

目前,金卧牛在东莞有4个工厂,210亩地,建筑面积13万平方米,设备价值7000万-8000万,模具价值1亿多元。但截至目前,仍有200亩的土地证和3万多平方米的房产证未能办妥,证件不全导致金卧牛无法贷款。

“虽说金卧牛有4.6亿元债务,但除去房地产折算和深圳公司2亿元的担保,实质性债务其实只有2.9亿元,”身为金卧牛债权人的夏阳,言谈之间却总是为其打不平,“金卧牛也就是差这么一口气,只要能从银行贷到1个多亿就能活过来了。”

祝善保对此也是颇为无奈,“金卧牛握有大把沃尔玛的订单,万事俱备只欠水源,这个水流就是资金流。”

救赎

在资本链紧绷的严酷现实之下,祝善保尝试另一种自我救赎的方式——他希望借助国家法律法规,通过债务重整来应对燃眉之急。

金卧牛开始割肉求生。

“首先要解决员工工资。通过出售一部分土地和厂房,换回一部分现金。但这个缺口目前很大,员工不一定能足额拿到工资。”祝善保说。

为此,金卧牛将主力工厂之一的二分厂抵押给友兴泰公司,期限8年,换来1500万元清偿了所有长期拖欠的员工工资。而金卧牛的另外两家工厂,也同样承包给债权人,做了搪瓷厂和电镀厂,放租5-8年。另外三个厂停了一个,其余两个厂暂停待产。

“人心一散就难办了,要最大程度保护债权人的利益,”面对300多债权人,祝善保开始一家一家地解释,若金卧牛破产清算,对谁都没好处。“我不是花花公子也不是骗子,目前的情况确属无奈。债务重整也是为了让企业起死回生,而非躲债。”

在对债权人做了深入研究分析后他发现,情况并非想象中那么严重—在300多家债权人当中,真正有损失的不到50家。

创业16年来,金卧牛做得最多的是熟客生意。有200多家客户都是8-10年的老客户,“他们之前已经赚了不少钱,欠款大多在10万元以下,主要是未结款项尾数累积所致,真正吃亏的是两类客户—千万以上大额欠款的全是朋友,有7家左右。此外不到50家是刚进来的新客户,因未到结算期,从而产生欠款”。

祝一开始提出了四个方案,诚求债权人的意见。其一,他希望这些债权人能参加企业的经营,直接成为公司的股东——即用“债转股”的方式消化公司债务。其二,把4个分厂放租给债权人,他们带资金和管理进来。其三,债权人继续投资,作为长期债务。其四,债务打折,一次性偿付。

金卧牛的设想是,重整后的金卧牛股权结构将发生重大变化,公司性质也将由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虽然祝善保可能要放弃16年来辛苦打拼到的控股权,但金卧牛的家族式管理模式也将被打破。

“只要能救活公司,个人股权即使全部放弃也无所谓,”祝善保非常理性,“企业的治理结构必须改善”。

一个似乎是不经意的细节打动了很多债权人。祝唯一的儿子已在加拿大留学满4年,本可申请绿卡,但他对儿子说这时千万不能申请,否则会增加债权人的疑虑。“若不是因为良心和责任,我很容易就卷走2千万跑去加拿大了,企业一破了之。”

而在祝的朋友、债权人夏阳眼中,祝善保是个相当朴实的人,虽说一度贵为亿万富翁,但没有奔驰和宝马,一家人还住在一套公寓房中。“为了还债,他所有资产都全部拿了出来,给儿子买的大房子也变卖了,全部用来清偿欠薪。”

理智、信赖、无奈—祝展现在债权人面前的,多是这三个关键词。经过拉锯般的几个月谈判,大家总算达成共识—同意第四种方案—包干制一次性打折偿付,去掉优先债权后,偿付比例为债务总额的21.6%。

“债权人也很理智”,让祝善保感动的还有沃尔玛,“本来我们已迟交货了,但沟通之后他们也非常理解,一分钱也没罚,以前的全部货款也全部汇了过来。”

根据《破产法》,金卧牛于2008年5月份向东莞中院申请债务重整,重整开始后,财产即被冻结,这就消除了部分债权人要求还债而使企业资产被拍卖、散失的危险,“否则平时价值8亿元的资产,在拍卖的时候会急遽缩水,甚至2个亿都卖不到。”祝善保说。

让他焦虑的是,目前刚好是旺季,损失不算小。在烧烤炉行业,一般每年的9月份到次年的4月份,是出货的旺季,4月份到8月份是淡季。“债务重整是否成功还取决市场占有率等因素,我们曾是沃尔玛烧烤炉最大的供货商,这个市场要保住。”2007年6月,金卧牛获得沃尔玛供应商资格,成为中国内烧烤炉行业唯一一家直供沃尔玛的企业。然而仅仅8个月后,金卧牛不得不主动向沃尔玛提出暂停供货。

此外,原本4000多人的工厂如今仅剩120多人,如何去恢复生产?祝善保并不担忧,“市场平时就有淡旺季,人员流动对金卧牛已习以为常。一旦金卧牛重整成功,工人们还是愿意回到金卧牛。”

重整

去年5月份,金卧牛清偿完毕拖欠的所有工资,并两次与供应商协商,化解债务。金卧牛能否脱胎重生,还有赖于即将开始的重整是否能获得成功。

2009年1月7日,李晓海刚从东莞中院回来,他已记不清最近几个月跑了多少次法院。李来自广东国欣律师事务所,专职代理破产案件,是金卧牛20多家最大债权人的代理律师,索债总金额1亿元左右。

“以前企业开张、关门是常态;现在一家家接连倒闭了,这不正常。”李晓海说自己挣的是“葬礼费”,挣得特忧心。

“重整”申请是祝善保主动找到他的。所谓“重整”,是破产法上规定的一种程序,重整成功公司恢复正常,不成功则转入破产程序。在重整过程中,金卧牛亦可与债权人达成和解。

最近一年,李晓海见过太多抛下员工和债务“裸逃”的老板留下的空壳公司,以及守着空屋打地铺等上几个月都一无所获的债权人,但金卧牛的情况比较特殊。2008年5月,东莞中院立案受理了金卧牛破产案,并依照《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成立债权人委员会,其中的400多个债权人基本上全是金卧牛的供应商。

简而言之,祝善保提出的重整方案就是债务打折—即债权人可以拿到21.6%的欠款。李晓海也承认,目前这对于债权人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接受了金卧牛重整申请后,东莞中院通过摇号系统指定东莞众泰会计师事务所为资产管理人。该事务所会计师杨向会说,这也是众泰代理的第一起债务重整案件。

2008年12月1日,300多个债权人的代表集中到东莞,由于人数太多,大会分成5次召开,内容完全一样,就是填表决单,统计结果表明,91.8%的债权人投了赞成票。“我真的很意外,本以为51%都过不了呢,法院也很意外”,祝善保有些激动地说。

会议持续了3个多小时,在祝善保和卢玛禄坦诚的解释下,债权人大多同意了重整方案,“看得出他和许多供应商是朋友,他要对这些朋友负责。”杨向会说。2008年12月3日,金卧牛的重整报告顺利通过。

“我们的产能位居全球五强,债务重整后争取用2-3年恢复到历史高峰状态”,对于下一步的计划,祝善保显然谨慎了很多,首先,要解决体制问题,把基础打好,根据现金流下订单,而非接了订单再找钱。其次,在零售、进口商、代理商和贸易商四个环节控制好利润。虽订单压缩60%,但利润未必减少多少。此外,金卧牛将更多地签订浮动价格订单,并适度开展套期保值业务。而且,在市场策略上将主攻中低档产品,金融危机下,美国家庭对高档产品的偏好在下降。

去年未竟的上市之路仍要继续。祝说,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使股东结构多元化,实行董事会管理,“过去强调个人决策,创业阶段还可以,企业规模扩大后就不行了。”

从2003年来到东莞,李晓海见证了东莞5年中的快速增长,“管理不善和未能及时将成本优势转化为技术优势是企业内部因素。市场好的时候,企业的问题都被掩盖了。”

在他眼中,金卧牛的债务重整在珠三角数万家企业中,具有典型的标本意义—靠出口加工赚钱,但没能及时完善企业内部管理、强化产品研发和提升品牌,而是近乎疯狂扩大规模,不料被人民币升值、出口退税下调和金融危机拖入资金困境的数万家珠三角企业,将能从金卧牛的债务重整中,看到自己重新出发的新路标。

按照重整条款规定,金卧牛普通债权人在4个月内、公司债权人在6个月内获得20%的欠款,全部支付完成后金卧牛就会进入重整,引入新股东。祝善保目前已谈了不下三个投资者,意愿出资多在1.3亿元左右。“关键还是取得政府支持,尤其是在土地证、房产证办理及与重整相关的税务问题处理方面,东莞政府一直做得比较好,市委书记刘志庚对此也亲自做了批示。”

目前,东莞政府在谈及经济危机时,已言必称“转型、升级”。在东莞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副局长蔡康看来,东莞加工贸易的转型升级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看的是五年,甚至是十年这样一个过程。”

许李彦对此表示赞同,低成本、低价格只能是一时的竞争力,技术领先、自主创新才是企业持续发展的生命力。只有通过不断创新提升品牌的附加值,中国制造业才会走得更远。

“金卧牛”之名,源自祝善保家乡安徽巢湖的卧牛山—当地传说中保护人民不受水灾的神山。重整中的金卧牛正期待破茧重生,对于祝来说,当他再次启程时,相比16年前的南下创业,这已不仅仅只是一个轮回。

记者手记

金卧牛样本:中国式再造

孔子云,“吾与点也。”在中国,恬然之乐的逍遥是精神的最高境界。而西方,受难的人类通过耶稣基督的上帝之爱得以拯救。

年逾半百的金卧牛董事长祝善保,脸上正写满了这两种表情—超脱与救赎—在金卧牛濒临破产、债务重整的漫长的10个月,祝应该不止一次,在冰与火的边缘挣扎徘徊。走或者不走,做还是不做,双面硬币,一个答案。

这一年,外贸企业命运多舛。继金卧牛倒闭后,全球玩具代工巨头香港合俊集团、台资鞋厂长安韦旭鞋业也轰然倒塌,雷豹等一批中小企业相继关停。

相比合俊的“恶意破产”,数千工人无薪而散,祝善保选择了坚守和拯救—宁肯卖房还债,谋求债务重整,而不愿远渡他国,骨子里流淌着一代徽商千百年“诚信为本、以义取利”的血液。

当“资本剥削雇佣劳动”的幽灵在中国大地上空漂浮之时。祝在逍遥的东方,踏上了漫漫的拯救之途。从原点回到原点,重新出发。

16年前,祝善保因落选一时气愤,举债200多万元来到东莞凤岗镇,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第一个工厂。1995年,祝在东莞清溪镇成立了金卧牛。1999年开始,祝和沃尔玛做起生意,每年贸易额超过1亿元。

祝的商业之道,既有东方的淳朴又有西方的浪漫。但在中国制造型企业普遍存在“营养”不良的当下,他在企业做大的路上,自己绊倒了自己。此时此刻,与大洋彼岸那只蝴蝶扇动的翅膀无关。

据说只有小学文化的祝,英文却很流利。更早的更早,刚过而立之年的他,已是安徽大山深处某军工厂的副厂长,生产坦克配件。

然而,最初“下海”做贸易出身的祝,却忽视了价格和汇率的变化对中国企业影响如此之大,忽视了让中国出口企业遭遇受挫的最根本原因,是缺乏议价能力和竞争模式—订单式生产对终端市场缺乏影响力,低价竞争的竞争方式已经老去。

仅仅东莞一地,去年有一大批企业倒闭,金卧牛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但却是最具有标本价值的一个。

商海凶猛,祝和他的金卧牛学会了自救—改变才能生存。责任和良心背后,拯救方能逍遥。

丰胸手术费必qu李朕焦点

深圳市欧式草坪灯价格

楚雄谷物碾米机视频耐用廉价全新小型碾米机

镀铝锌压型彩钢板

黄百日草种子专卖贵州黄百日草种子批发

新闻:庭院草坪种子那曲今年庭院草坪种子批发商

茂名手工外发加工手工外发长期做

乡村花海打造怎么收费春节乡村花海打造

金鸡菊种子批发价格通化金鸡菊种子厂家直供

重瓣太阳花种子采购长沙重瓣太阳花种子产地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