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光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抛光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华立承认快女有两次掐播否认选秀已穷途末路《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8:55:45 阅读: 来源:抛光膏厂家

在“快女”总决赛彩排现场观众席的第一排,湖南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局长兼湖南电视台台长欧阳常林,湖南卫视总编室主任李浩,“超女”“快女”幕后推手、湖南卫视副台长张华立,天娱总经理、“选秀之母”龙丹妮一字排开。当记者上前要求采访时,几人不约而同地推荐有“电视娱乐玩家”之称的张华立为代表。张华立也爽快地应许,在彩排间隙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玩”是他的座右铭,见记者取出录音笔时,他更是笑着说:“录什么音啊,那都会成为罪证。我们胡扯胡扯。”提及外界传言他就是专爆湖南卫视猛料的“舞美师”时,张华立哈哈大笑称:“我觉得很娱乐呀,有创意,很好。”

现状>>>

观众关注度分散说明娱乐生活丰富了

早报:“快女”的收视率怎么样?

张华立:我们能保持同时段收视第一的成绩。观众规模小了、开机率没有那么高了,这也是事实。当年“超女”在某些城市的收视份额达50%,那是无法超越的奇迹。但今年“快女”在晚10点半档创造了新高,4进3比赛的收视份额最高也达到了17%。

早报:“快女”的关注度、社会影响力与往年“超女”相比有明显的差距,这是为什么?

张华立:打比方,就像两个年轻人从恋爱到结婚,前两年和之后几年感觉上会有差别,他们从激情澎湃到亲密无间,情感会更加稳定。

早报:您认为观众对选秀节目已经产生审美疲劳了吗?

张华立:这说明中国人的娱乐生活丰富了,关注度分散了。这是好事,一到周末人人都捧着电视机,不正常。

早报:今年广告招商是否也大幅度缩水?

张华立:往年我们起码60个小时的直播,几百小时的重播,但是今年上星播出的比赛只有10场,近20个小时,1亿多元的广告销售,已经很不错了。

早报:少了短信投票,“快女”在经济利益上有多少损失?

张华立:和往年比差很多,毋庸讳言的。但我们早就定下了打造产业链的概念,2005年的“超女”共有22亿元的产值,我们只拿到了不到3亿元,更多的是周边的链条,这才是市场经济。我们看中的是整个产业链的情况。

早报:节目是否受广电总局的限令约束无法施展?

张华立:当时广电总局出台限令,我们申请去办的时候,在外部看来,“快女”必死。但是广电总局是正确的,我们要学习,贯彻过程中出现走形就要及时更正。所谓的“限制”都是技术层面的东西,不影响本质,只有本质原则性的更改才可能会影响到项目,如果只是技术层面上的更改,我们就有足够的智慧去解决。我们就是玩技术的,技术层面的变动不是办好节目的障碍。

前景 >>>

最担心观众“不让做”

早报:今年,湖南卫视因为“快女”和自制偶像剧饱受争议,这是否会影响到湖南卫视品牌的公信力?

张华立:我认为,网络忽视导向管理,专注于娱乐。它和主流新闻没关系,只是假借民主的旗号行使舆论暴力。大家都说《一起来看流星雨》广告植入太多,我怎么没看出来?它成为收视障碍了吗?看冯小刚电影中的植入广告,我还是愿意接受的。《流星雨》雷人吗?我认为它代表了中国偶像剧的最高水平。偶像剧有从发展到成熟的过程,不能截取某一点去和人家比。我们有“华流”吗?我们的观众都崇洋媚外去了,喜欢韩剧、日剧。我希望有“华流”,所以大家得允许我们起步,而起步难免踉跄。对于偶像剧制作,我们还有一整套计划,看明年吧。

早报:选秀节目是否已经进入后选秀时代?

张华立:哪有这么多时代?前时代、后时代,我一直不认同这种观念性的东西。我认为选秀仍在起步阶段,才几年时间啊?一个时代没那么快结束。过早断言它走下坡路、穷途末路都是轻率的。市场需求是很大的。

早报:明年是否还要继续办下去?

张华立:当然想做,只担心不让做。这个“不让做”不是意识形态的主管者做出“不让做”的决定,技术层面的障碍不怕,最担心的是观众不让做。

早报:前不久,某网站有一项投票调查,有80%的网友投票说不希望再办选秀,这算不算“观众不让做

玻尿酸去黑眼圈效果好吗

哪些项目算是私密整形项目

鼻综合效果好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