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光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抛光膏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动了我的男朋友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2021-05-16 01:37:04 阅读: 来源:抛光膏厂家

星期天的傍晚,我和男友杰仔坐在蓝调咖啡屋里,一边喝着咖啡,透过玻璃幕墙欣赏着夕照下的街景,一边眉来眼去地聊着关于情感的话题。

一杯咖啡还没喝完,杰仔忽然叫了一声:“琳琳。”说罢悄悄地从桌子底下伸过一只手来,轻轻握住我的手。我抬起头来,见他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一怔:“帅哥,是不是喝咖啡噎着了?”

杰仔没笑,看着我认真地说:“我有件东西想送给你,请务必收下!”我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眨着眼睛问:“什么东西呀?”杰仔没说话,手腕一翻,变戏法似的,手心里多了一只闪闪发光的铂金戒指。我心里猛然一跳:是一只求婚戒指。

我和杰仔相恋已有三年时间了,期间他曾两次向我跪地求婚,我都犹豫着没有答应,原因并不是我不爱他,而是听他身边的朋友说他是一个很“花”的人,在认识我之前跟许多女孩都交往过。尽管杰仔一再向我发誓保证,说认识我之后,他跟那些女孩统统断绝了关系,但我内心深处却没来由地隐隐担心着什么。所以我和他的事,就一直这么拖着悬而未决。现在,杰仔第三次向我捧出了求婚戒指,我若再拒绝他,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我犹豫了一下,把心一横,说:“好吧,瞧在你平日对本小姐忠心耿耿的分上,今天本小姐就成全了你。”我把手伸出,装模作样地翘成兰花状,“你帮本小姐戴上吧。”

杰仔大喜,急忙跑过来,搂住我的脖子狠狠亲了一口,然后拿起戒指,用眼睛瞄了瞄,就往我的手指上套去。我讨厌看到他脸上那种猎人终于套到狐狸的表情,把头扭到一边,宁愿看墙也不看他。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外面有一位穿白色连衣裙的漂亮女孩,正趴在透明的玻璃幕墙上,睁大眼睛窥视着室内情形。我这一扭头,若不是中间隔着一层玻璃,就跟她脸贴脸碰在一起了。

我眉头微皱,正觉得奇怪,那白裙女孩早已“橐橐橐”地从咖啡屋正门闯了进来,一脸怒气地直冲到我们桌前,指着我的鼻子气势汹汹地说:“好你个狐狸精,敢抢我的男朋友,真不要脸!”我一怔,还没回过神来,白裙女孩已端起桌上的一杯咖啡,劈头盖脸朝我浇来。我“呀”的一声,被烫得惊叫起来。

杰仔吓了一跳,急忙推开那女孩,喝道:“你想干什么?”白裙女孩仰着脸怔怔地瞧着他,双眸中忽然流下泪来,一把抱住他,带着哭腔说:“别离开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昨天你还发誓要跟我在一起的……”

杰仔脸都白了,回头瞧了我一眼,急忙一把推开她:“你、你胡说些什么?我不认识你!”白裙女孩脸色一变,反手一记耳光,重重地掴在他脸上:“今天你得给我说清楚,到底是要她还是要我?!”杰仔被她打愣了,摸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白裙女孩乜斜了我一眼,说:“我不许你再留在这个狐狸精身边,你快点跟我走……”也不知她哪来的那么大力气,抓住杰仔的衣襟一扯,就把他扯了一个踉跄,差点撞翻了旁边一张桌子。杰仔还没来得及给我留下一句话,就被她连拉带扯地给掳走了……

我呆立半晌,直到看见周围的人都朝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才完全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羞愧和委屈的泪水像决堤的海水一样涌了出来。我捂着脸,伤心欲绝地冲出了咖啡屋。

晚上杰仔给我打来电话,解释傍晚发生的事。他装出一副无辜的嘴脸说:“琳琳,你千万别误会。那个女孩我根本不认识,她像个疯子似的,把我拖到外面一直不放手。我好不容易才甩开她,可是等我回到咖啡屋,你已经走了。我说的是真的,琳琳,你一定要相信我……”

到现在他竟然还用花言巧语来骗我!你不认识人家,人家能含情脉脉地看着你流泪?你不认识人家,人家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跟我抢男朋友?我对这个花心大萝卜算是彻底死心了,握着电话冷笑一声,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杰仔,我们完了。”我冷冷地说。

杰仔急了,说:“别这样,琳琳,我跟那女孩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你听我说……”我打断他的话,咬牙切齿地吐出四个字:“你去死吧!”扔下电话扑到床上,哭了个一塌糊涂。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时间里,杰仔几乎把我的电话和手机给打爆了,开口第一句就是:“琳琳,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冷冷地告诉他:“别的事情可以原谅,但这件事,永远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你可以不爱我,但绝不可以欺骗我!”杰仔见我在电话中不肯给他机会,便在我上下班的路上围追堵截,甚至在上班时间直接去公司找我……

我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时间一长,影响工作,公司非炒我鱿鱼不可。我决定把杰仔约出来,平心静气地跟他好好谈一谈,将我们俩之间的关系作个彻底了结。再说那枚求婚戒指也该还给他了,要不然他没了行骗的道具,影响他向下一位女孩施展骗术,那我就罪莫大焉了。

时间仍是星期天的傍晚,地点仍是蓝调咖啡屋。杰仔见我主动约他出来,以为我原谅了他,大喜之下,对我大献殷勤。我却开门见山地道明来意,叫他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否则我就报警了。还奉劝他,那位白裙女孩对他那么痴情,千万别辜负了人家一片真情。

杰仔几乎跳了起来:“琳琳,你还是不相信我?我真的不认识那个女孩,我可以向你发誓……”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他的话还未说完,只听一阵“橐橐橐”的高跟鞋响声,那位白裙女孩再次出现在我们的桌子前。

“你这个狐狸精,还在抢我的男朋友,真不要脸!”话音未落,一杯咖啡又泼了过来。幸好这次我有了防备,侧身一闪,避了过去。

白裙女孩见泼不中,恼怒之下,扑上来就要动手打人。正在这关键时刻,忽然从门口冲进来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一边扯住那白裙女孩,一边不住地向我们道歉。

她解释说,这女孩是她女儿,自打几个月前失恋之后,就得了严重的抑郁症,神志有点失常,一见到神态亲昵的男女恋人,就会冲上去又打又闹,非说那男的是她男朋友。每每她女儿打了人家,她这个做母亲的都要想方设法找到人家当面说清事实,赔礼道歉。可是让她过意不去的是,经她女儿这么一闹,未等她上门解释,大部分恋人就都已遗憾地分手了。

最后,中年女人看了我和杰仔一眼,欣慰地说:“那天我听咖啡屋经理说,我女儿又在这里跟人家‘抢’男朋友,心里很着急,怕你们也因为这场误会而分手,所以带着女儿天天在这儿等着你们,希望能向你们解释清楚。不过现在看来,我解不解释都已经不重要了,你们能再次坐在这儿一起喝咖啡,说明你们俩的关系并未因这件不愉快的事而受到影响……”她拉着我的手说,“姑娘,要是天底下的女孩儿都有你这份理智和宽容之心,那我女儿的悲剧也就不会发生,那一对对恋人也不会因为我女儿的胡闹而轻率分手了。”她再三道歉,拉着白裙女孩走了。

听了这位中年女人最后夸奖我的那几句话,我面红耳赤,又羞又愧,真恨不得在地板上找条缝钻进去。偏偏这时杰仔在那里大嚷大叫起来:“哎,哎,你不是说要把戒指还给我吗?干吗又戴回去了?”……

成都中医男科

新疆乳腺科医院

新疆血液病医院

广西肝病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