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光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抛光膏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24券面临生死存亡资本危机影响运营决策

发布时间:2020-06-28 12:25:51 阅读: 来源:抛光膏厂家

现在电商大环境不好,总体来说负面消息居多,团购企业各自的情况大体一致,日子都不好过,基本没有盈利的,就是看谁能烧钱到最后。在这种情况下,找到新的投资方非常难。

【IT商业新闻网讯】

(记者 慕习)近日,据一封团购网站24券的内部邮件显示,24券CEO杜一楠与投资方发生严重对立,杜一楠提出要开除资方派驻的COO和财务总监,投资方则指责其“侵占”公司200万元的运营资金,并拒绝向24券继续注资。

邮件显示,投资方认为杜一楠及其管理团队均犯下错误造成24券当下的衰落,要求把创始人和管理层团队股权从目前的40%降低至3%。该提议遭到24券管理层坚决反对,也是造成矛盾爆发的根本原因。

艾瑞咨询总裁杨伟庆指出,(如果24券创始人和管理层团队)股份从40%降低至3%,不如关掉。

电子商务观察员鲁振旺认为,其实拿现在的24券来说,40%也好,3%也好,没有任何区别,折腾也浪费投资人的感情,也浪费媒体的热情,有的电商,虽然活着,实际上已经死了。

IT商业新闻网发邮件向24券求证,24券未给予回复。

据媒体报道称,24券回应表示,确实与投资方有摩擦,但资金链没有问题。之后,24券CEO杜一楠表示,其已解除投资方成功集团工作组参与公司运营管理决策的权力,“24券筹集了一笔新的投资,能够支持24券永远地活下去”。此前,杜一楠曾多次赴美“找钱”。

24券CEO杜一楠

对于“24券现任CEO杜一楠私自占有公司运营资金超过200万元,投资方因此拒绝继续注资”,24券表示这不属实,称这200万元是杜一楠在本季度的“预留”资金,并非侵占公司资金。杜一楠本人则回应称,作为老股东之一的马来西亚成功集团,在公司内部安插眼线运营监事,筹划将公司“套空”(计划另外成立公司,宣布现有公司破产,以挤出创始团队,充分掌控对其利益的谈判控制权),并表示“为了自身的独立和发展,我们从现在起,需要进入一段短暂的"对峙阶段"。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吴雪飞在接受IT商业新闻网记者采访时指出,据我所知,就目前来说,24券员工工资发放的比较到位,在表面上是正常的。现在电商大环境不好,总体来说负面消息居多,团购企业各自的情况大体一致,日子都不好过,基本没有盈利的,就是看谁能烧钱到最后。在这种情况下,找到新的投资方非常难。现在电商大环境不好,总体来说负面消息居多,团购企业各自的情况大体一致,日子都不好过,基本没有盈利的,就是看谁能烧钱到最后。在这种情况下,找到新的投资方非常难。

24券负面不断面临生死存亡 获得投资是关键

24券的负面新闻从去年开始已经铺天盖地,投诉、欠款、撤站、裁员、携款潜逃、资金链断裂,种种坏消息不断袭击人们的眼球。

去年11月,24券因拖欠商家贷款、调整员工工资结构被质疑资金链断裂;地方站也从最初的102个到裁到12个;员工人数从鼎盛时期的4500名缩减为200名。杜一楠曾公开表示,上市已无机会,如果有合适时机会考虑并购。

近日,24券最大的投资方成功集团在与杜一楠为时两个月的沟通谈判破裂后,双方分别发布邮件,互相指责对方欲套空24券。邮件显示,杜一楠正式解除投资方派驻在24券的工作人员,而投资方代表也宣布停止向24券注资。

电子商务分析师张建生在接受IT商业新闻网记者采访时指出,24券在经历了年初的危机后业务逐渐平稳,创业者希望获得更合理的利益分配并用新的资本来稀释原有投资方的利益,必然会激化双方的矛盾。

24券官方声明称,目前24券运营稳定,“丝毫没有受到杜一楠和投资人的影响”。公司将等待杜一楠回国后“董事会的最终决策”。

“我在2011年上半年感受过24券的工作环境,很紧张,员工的热情也比较高,这对一家创业型企业是很关键的”张建生说,“这几天24券的创投危机闹得沸沸扬扬,必然会影响其正常业务,对内会造成员工情绪不稳定,人事动荡不可避免;对外,消费者会质疑其运营能力。”

吴雪飞告诉IT商业新闻网记者,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势必会影响24券的决策,会影响员工的信心,企业会更加不稳定;从消费者角度来看,对用户信誉度会有一定影响,但实际上总体影响不大,因为用户团购就是选择价格低的,不太注重是哪家企业。

消息称,24券将面临超过6000万元的债务追款,公司关张在即。目前,24券有新的资金注入才能生存。杜一楠表示,已得到新的资金投入。

吴雪飞说:“我觉得杜一楠说得到新的资金投入不一定是真的,也许只是说给外面的人听的。对于投资方来说,现在投资团购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投资者都不会铤而走险。”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吴雪飞

张建生指出,从24券近半年来的表现来看,其市场地位已经比较稳定,引进新的投资方是可能的,只要它继续坚持自身的运营模式,并在成本控制方面做出有成效的改进是可以达到其战略目标的。现在电商大环境不好,总体来说负面消息居多,团购企业各自的情况大体一致,日子都不好过,基本没有盈利的,就是看谁能烧钱到最后。在这种情况下,找到新的投资方非常难。

企业发展的绊脚石:创始人与投资方较劲

24券与其投资方彻底闹掰并不新鲜,创业者与投资方的问题一直存在。之前红孩子、当当网都出现过类似的事情。今年,中国创业企业与投资者的矛盾日益激化,双方博弈事件频频见诸报端。到底是企业绑架了投资者,还是投资者绑架了企业?

在投资人眼中,创始人杜一楠是个谋求私利的骗子,没有化解危机的能力,只有套现投资人资金的伎俩。而相反,杜一楠则认为,投资人是控制欲极强的贪婪投机者,缺乏理想主义,充满赤裸裸的拜金色彩。

张建生告诉IT商业新闻网记者,不光是团购行业,任何获得资本支持的企业都会面临资本方与创业者利益不一致的问题。从深层次上讲,这是企业短期目标和资本本性差异造成的,加之各方利益分配不均就可能导致双方产生较大分歧;现在24券和投资方各执一词,局外人不好判断孰是孰非,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双方的矛盾已经激化,都在利用企业的资源为谈判争取更多的筹码。

电子商务分析师张建生

创业者在寻求资本的初期可能会陷入一些对自身不利的资本控局,随着企业业务模式的成熟,创业者往往希望改变这一不公平的局面,在协商无果的条件下就会采取较为激进的方式。

从邮件中可以看出,24券的创始人和投资者的矛盾激化已非一天两天,这种积怨时刻围绕着金钱,而这也暴露出目前资本驱动的电子商务企业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本质上靠驱动投资,最终试图上市套现。

珂兰钻石副总裁王雍认为,电商考验投资人的眼光和耐心,做电商回报慢,不能纯粹追求速度和规模,团购行业就是因投资人的过度介入导致泡沫破灭。

张建生认为,创业者与投资人到底谁被谁绑架要分不同的阶段,在企业寻求融资阶段,创业者往往被投资方限制,签订一些不不等条款,如对赌协议;而在企业规模上升到一定程度却又无法达到成熟阶段时,创业者自身对企业的影响远远超过了投资方,投资方想继续控制企业会受到创业者的抵制,想退出时机也不成熟,从这一角度上讲,投资方是受制于创业者的,特别是复制成本较低的行业。

“24券爆发的创投矛盾正是处于创业者对企业影响较大却不成熟的阶段。”张建生说,“24券应该与投资者以最快的速度妥善解决双方的矛盾,以防资本危机演化成运营危机。”

谷歌浏览器最新版

Google浏览器下载

谷歌浏览器最新版

Chrome浏览器下载

相关阅读